世界语博物馆,世界语博物馆

首页 > 世运博文

    我心中的安徽世专(孙明孝)

    时间过得真快,2008几个世专同学借安徽世界语协会召开理事会之际,自发举办的安徽世界语专科学校同学聚会又过去了两年多,这次安徽世界语协会秘书长王云放先生发来电子邮件,要我为安徽世界语协会成立30周年纪念文集写点东西,前者的聚会和后者的电子邮件都勾起了我对安徽世专的回忆和评价,视乎还没有到回忆的年龄,然而这种细微、亲切、苦涩、眷恋的回忆时常会把我带进在安徽世专的求学的日子里。

    1984年底,我和枣庄的几位同志去参加山东世界语工作座谈会,会上得知安徽世界语专科学校成立并开始招生的信息,回枣后,我们枣庄世界语协会筹备小组召开会议决定推荐李春雷自费到安徽世专参加学习,筹备组随即与安徽世专取得联系争取了一个名额,后春雷与他的同事兼好友韩小东一起承包日用化工厂的胶帽车间而未能成行,程书记怕浪费了这个名额,同时也觉得不好给安徽世协交代,就专门到矿宣传科和教育科说服了领导,矿上决定公费派我去安徽世专进修,于是我就成了安徽世专的一名学生。家里的亲人们都非常高兴,三婶、四婶给我套了新的棉袄和被褥,叔伯哥明成和弟弟老四帮我扛着行李把我送到了合肥,雨雪天的合肥真是冷,我们从安徽大学西门进去,来到安徽世专办公室,这里却是温暖的,当时李景莉老师和于国健老师热情接待了我,他们几句美妙的世界语把我吸引到了世界语这梦幻的世界。

    在我来安徽之前,就对安徽世界语运动有所了解,著名诗人苏阿芒就是安徽人,他的事迹在世界语界广为流传;淮南世界语函授学校和黄石世界语函授班都是新中国当代世界语运动中的摇篮;安徽省广播电台的世界语讲座;安徽大学的世界语专修班都为安徽甚至全国的世界语运动培养了一定的人才,安徽就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中国世界语运动的里程碑上,老世界语者杨百川似乎看到了世界语运动的春天到来,依然决定在安徽大学世界语专修班基础上创办“安徽世界语专科学校”以培养更多的世界语师资力量和专门人才,此举得到了安徽教育行政部门的支持和批准。

    在中国世界语运动史上,世界语的专门学校为数不多,比较有影响的是蔡元培创办的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杨百川老人创办的安徽世界语专科学校也是一个创举,我能来这样一所专门学校学世界语也是幸运的,尽管学校的规模和档次不能和国立的大学一样,同时学历问题最终也没能得到国家的认可,但安徽世界语专科学校把我培养成为一个具有坚定的信念的世界语者,这个创举为中国的世界语专业教育做出了有效的尝试。

    安徽世专是挂靠在安徽大学开始启动的,世界语的专业老师大部分是安徽大学世界语班的师哥师姐们,其他课程都是安徽大学的老师,吃饭和其他活动都在安大举行,住就住在安徽大学东门的村子里,条件非常简陋,下雨天到处都是泥泞,当然北方同学们最不习惯的是露天的化粪池,有一次下雪天,一个同学不小心掉进了化粪池里,好一阵埋怨。后来教室也搬进了民房里,有的同学戏称我们是新时代的“抗大”。在后来,学校在西苑新村购买了三套房子、其中两套作学校的办公室,一套给于老师居住,有的同学就搬到了安大西门的村子里。尽管条件简陋,同学们的学习热情不减,一班、二班的师哥师姐们学习成绩非常好,我们经常羡慕他们跟着老师们去参加世界语活动,高小男、葛孝成成了全校文艺健将,出席参加了第一届全国世界语大会并表演了世界语歌曲《迟到》;赵华是位张海迪式的好青年,身残志坚;成为全校学习的榜样;冯萍大姐的微笑留在了每个同学心间;日本世界语者,著名的国际主义战士绿川英子的侄女刘艳玲成天天跟着孙凯之老人阅读《绿川英子文集》,成了我们的热心大姐,在关心着每一个同学的成长;凭着老世界语者、省委副书记兰干亭亲笔介绍信入校的娄继忠是我们大家期盼的人,因为他每天用军用挎包给同学们送信,我的第一封国外世界语者的来信就是他转给我的。睿智博学的楚寒未毕业就嫁到了安徽大学,柔弱的邓翀骨子里透露出对世界语的热爱、桃花般俊美的吴俊、处事得当而小巧的胡红霞、具有侠义的思想的张芸、来自海南的云小姬、好称半个山东人的邹虎文、喜好辩论的张殿山、毕业后留在合肥的邹天水、当然还有我们山东老乡胡继平、热心的Granda和文静的谢萍,每一个同学的身影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去年北京涉外经济学院与枣庄学院联合办学,谢萍来到了我们学院,老同学见面还是依然如故,话题最多还是我们的世专。

    虔诚的世界语者于国健老师无时不在赞美着世界语,把世界语的理想作为永恒的信念。老世界语者杨百川每时每刻都在为学校的发展和学历问题而日夜操劳,就在安徽世专停办的几年后,杨校长的努力也没有停止过,后来想通过挂靠其他高校或者自考解决学历问题,未果。最后与某中专学校达成补发中专学历的一致意见,但为时已晚。最终杨校长也未完成他未尽的梦想而驾鹤西去。他的理想、他的威严、他的创举留在了每一个世界语者心中。

    安徽世界语专科学校教学是按大专层次举办的,教学计划是参考了安徽大学的而制定的,其教学质量和成绩有目共睹。学校创办短短的两年,编著出版了《世界语科技词典》、《世界语词汇辨析》、《世界语教学辅导》、《世界语阅读文选》及《专科世界语教程》等图书资料,学校还承担了安徽世界语协会主办的《世界语者》杂志的编辑和发行任务,我还专门去了一趟常州的武进为杂志做过一次校对,学校为世界语学科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可以说这个贡献是国内任何一所正规大学所无可比拟的。于国健老师还参与了教育部委托上海外语学院开展的大学第二外语《世界语教材》及教学大纲的审定工作。我的校友王思明被著名科学家周尧教授招聘为秘书,现在他已经是全国有名的农业史专家之一,南京农业大学的博士生导师;李强从美国回来现在任职于广东外贸大学担任系主任、教授等职;李庆明也是一名博士生导师。刘保国、刘建国被世界语界称为刘氏兄弟,保国坚持不断开展世界语教学,合肥工业大学和内蒙科技大学都留下了他的声音;建国先供职于阜阳师范大学后投身于世界语国际旅游的实践和应用,创办了合肥世界语旅游研究所,被当选为国际世界语旅游俱乐部副主席,时常穿梭与欧亚之间,成了名副其实的民间外交专家。王希庚老师从未离开过世界语运动,无论在池州旅行社担任老总、还是在北京开展企业上市咨询,世界语都是他的工具和追求,他先后担任了国际自然疗法协会副主席和国际青年世界语组织Pasporta Servo 中国总办,使该组织有了中国的声音。宋子彬老师在学校停办后只身来到土耳其发展,现在是土耳其中国旅行社总经理和华商会的会长,是一个地地道道靠世界语起家的华商企业家。吴伟光和王建分别在德国和日本发展,两年前在合肥的同学聚会上吴伟光带回了台湾妻子,伟光兄的幽默和风趣会把同学们都带进那个已逝的时代。2007年,在日本我见到了王建,他还是那样言语不多,但心里充满了刚毅和坚强。孙德山涉足报界和房地产行业,也是安徽世专校友的佼佼者。老大姐戴燕的幼儿教育是合肥有了名的,其规模和质量都是行业中的“大姐大”。我们的老班长曹跃华也当了基层法院的副院长,世专师生的故事就在眼前,小刘曦怎么一夜之间长大了,如今也是皖北一个汽车销售业的大腕。对了还有蒙冤在国外服刑的佟晓伦也是我们好同学之一。校友成功的例子多的是,只是我了解的不多罢了。但我了解的几乎他们对世界语的美好理想都没有忘记,不少还在地方世界语组织中发挥着骨干作用。这样一个小小的世界语专科学校,竟培养了这样大批的人才,这在全国也是一个奇迹。我自从安徽世专毕业以后,就以此为荣,每次都郑重其事地把安徽世专填写在自己的履历表里,后来我在评定职称时,就把毕业证拿出来,凭着枣庄世界语运动的影响,学校同意我申报世界语讲师资格,结果还就批了下来。

    安徽是我的第二故乡,稻香楼宾馆、逍遥津公园、包公祠、甚至安医附院门口的鸡汤面、安徽大学100号信箱和西苑新村居民房里的学校办公室都是我永远的怀念,我爱着世界语,也爱着合肥,因为那里有我的故事和我的梦,最后我只能用一首源于那里的诗歌来结束此文。

    我记不起

    记不起何时与你相逢

    又何时与你分离

    只记得我们曾经在一起

    记得深冬有你的温暖

    苦中有你的鼓励

    却记不起为何失去了你

    我多么想保持这些记忆

    让温暖和鼓励常伴我自强不息

    让我心目中的你永远和我在一起

    孙明孝 于枣庄学院国际学院

    2010-12-29

    关键字:
    录入时间:2017/3/3 Hits: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