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世界语博物馆,国际世界语博物馆

首页 > 史海钩沉

    哭铁山——林力源


                               2013年11月15日,刘铁山先生在第十届全国世界语大会上向世界语博物馆捐款


    早上醒来,打开手机,一条惊人的信息令我振颤不已——湖南世界语协会主席刘铁山去世了,多好的人啊!还是斗不过癌症。铁山患病,我和叶佩学几个月前就获悉,当时就商量去长沙看他,他回信说不在长沙,在一家疗养院静养,考虑我们都年事已高,疫情又未过,就一再地婉拒,想到铁山这位世界语界铁打的汉子,浑身都是精力和精神,我们相信他一定能战胜病魔,我们在14大一定会重逢。谁想半年不到,人就走了,他还很年轻,还可以为世界语努力奋斗,我与他结识也有三十多年了,他一直给我的印象是充满青春活力,从来没有过困难,脑子里不断有新的点子﹍﹍他的形象一幕一幕地出现在我的脑子里,我立即与叶佩学商量,一定去出席铁山的告别式,再就是把与他的接触的回忆写成文字。

    80年代初,我还在湖北,就一直关心湖南的世界语运动。湖南有很多世界语老同志,我们在华中工学院举办“首届中国科技世界语大会”,湖南来了不少人。会间我与吴长胜就湖南世界语运动作过长谈,他说湖南当时只有省世协,但当时的负责人不搞运动,所以湖南虽然世界语人才不少,但动不起来,他准备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主编“老世界语者”杂志。但是,有一个好消息,就是有一位年轻的老板对世界语很感兴趣,这位年轻人叫刘铁山,准备申报长沙市世界语协会。

    我与刘铁山的见面是在北京,他说自己是湖南民革的青年代表,顺便来参加世界语的会。听说我也是民革党员,他很高兴,他带我在展览路一带看房子,说要把这些房子都买下来,把国际世界语青年协会与经贸协会都搬到北京来,我当时对他的宏举是听之任之,没有真信。后来听许金林介绍,刘是一家爆破公司的老总,有点钱,但不多,他也是岳阳市的政协委员,对世界语一往深情。以后我们在世界语活动中经常见面,互相支持、鼓励,广东的世界语活动,他基本上都亲自参加,而且经常会给大家带来惊喜。下面谈三件令人难忘的故事:

    1997年广东省世界语协会与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在广州从化温泉召开全国秘书长会议,当时姜祖岳在会上贴出募捐书,号召世界语者为毛自斌募捐。毛的高位截摊比张海迪还严重,每天上床都要七十多岁的老妈妈托着,他自己再拉着两根皮带。哪一天他妈妈不在了,毛怎么生活?我把姜老和铁山找来商谈,我说世界语者没有几个有钱的,捐点钱也解决不了问题,关键还是要政府出面,明年我来协助你们办此事,我把解决毛的问题作为明年的重点工作好吗?姜老听了我的话,把募捐书撕了下来。1998年,我去常德五次,铁山也积极配合,姜老更是大半年都在常德,我们筹办了常德国际世界语文化研讨会。这种国际会议在湘西常德还是首次。常德市领导非常重视,市长、市社联主席多次接见我们,对我们的工作汇报给予肯定。会议不但有多名国际友人(姜老的法国与伊朗朋友),中华全国世界语协会会长谭秀珠、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世界语组组长刘俊芳以及著名世界语者胡国柱等都出席了会议。会前,我与铁山在长沙有一次商谈,一是讨论大会的规模,由于常德地处湘西,交通不是很方便,估计参会者不会很多,如何组织这次会议,我对铁山开门见山的说:如果由我负责主持,会议就一切得听我的,如果由你主持,大家就都听你的。铁山当即表态,由他负责主持。结果会议效果出人意料:竟有300多人参加,而且在会上代表纷纷捐款,原来是铁山把省政协副主席,辛亥革命元老黄兴的孙子黄伟民请来了,结果是全市的民革党员、统战部的成员都来参加了,会议的效果也出奇的好:毛自斌被评为省市优秀青年,上了省电视台,单位按全资开薪还给他多分一间房。这间房意义重大,因为靠马路,打开墙就可以做一个门面。铁山找到常德上市公司金健米业的老板,同意给毛自斌妹妹最优惠价格,她就可以在家里开一家大米批发部,一边做生意,一边可以照顾哥哥。

    一次是在长沙举办了一场世界语会议(以后改为中国世界语名楼会议,轮流在黄鹤楼、岳阳楼、腾王阁举行),我到会场,发现精神不对,会议全部节目稿、发言稿、会前会后文件都没有。参加会议的叶老还被盗得只剩一条短裤,全协一个人都没有来。我找到铁山,问是怎么回事,他要我帮忙,称是“救火”。我只好夜以继日地帮他编文件,会后接着是去上海参加国际铁路世界语大会和首届亚洲世界语大会。铁山在会后去上海的车上才对我诉苦水:原来省社联答应的拨款一分未到,北京的“大爷”如果来出席要给他们每人支付5000元,还要报销来回机票。会议无法改期,湖南的世界语者纷纷捐款,刘一个人出了二万,连七十多岁的姜老都出了一千元,真是太狼狈了,但他没有泄气,对我说,下一轮岳阳楼会议一定好好组织,令大家满意。

    下一次是2003年5月1日,我为会议做了一百面绿星小旗。我是先去武汉的,参加武汉的学术研讨会,然后与武汉的朋友乘车去岳阳,去时我在火车上把小旗都交给了铁山,没想到他们把小旗都包在口罩上。开会时大家都戴上绿星旗口罩,成了一道风景线。这时正值非典,市委书记把铁山叫去,说疫情期间不准开会,铁山说十几个省的代表都到了,怎么办?书记说:你就开个小型的座谈会,不要声张,再组织大家旅游旅游。其实我们的会已经按计划开了,第二天是旅游,我就对铁山讲:我父亲对我讲过他有一次在岳阳过中秋,几位战友租了一条船,在洞庭湖中吃了一只公鸡,浩月千里,把酒当歌,令人回味无穷,你明天能否也给我们租一条船去洞庭湖浪漫?铁山说不成问题。第二天一早,我们二十多人跟着铁山来到洞庭湖边,一条大船在欢迎我们,整个洞庭湖平静而空旷,没有一条船,我们先到君山,已经关门了,我们就从边上爬进去,等到公园管理发现,我们已经玩完了,接着就向湖中间开,岸已经远离,四周都是一片汪洋,大家情不自禁地放歌起来:“挑担茶叶上北京”、“洞庭放歌”、“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中午了,这时船东搬出来一大脚盆黄骨鱼,又是一只洞庭湖的大脚鱼,两桌火锅就在洞庭湖上开席了。下船时我们要给钱,船东死都不肯。事后,我问铁山是怎么回事,他说原来洞庭湖上有渔霸,渔民苦不堪言,是铁山在政协会上提了个案,最后把渔霸清除了,原来是水上公安局长的弟弟,渔民感激他因此有求必应。

    铁山兄弟,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2021年4月18日

    录入时间:2021/4/19 Hits:607